大明第一推手刘伯温(六)

大明第一推手刘伯温(六)

2019-03-31 01:45

  1333年,刘伯温考中进士,之后他就回家休息了,这一休息就是整整三年。这三年刘伯温干吗去了呢?回家守阙去了。所谓守阙,就是候补。因为官职就这么多,就算你考中了进士,没有官职空着,你也没办法,只能老老实实当替补,等着场上的主力队员下场。而刘伯温的冷板凳,一坐就是三年。

  1336年,刘伯温终于得到了替补上场的机会,赴江西瑞州路高安县,担任县丞一职。所谓县丞,可以理解为副县长,正八品,名义上是副县长,其实更接近于县长的文秘。在元朝,县丞的权力更小,头顶上除了有个县长(县尹)之外,还有个叫做“达鲁花赤”的长官。达鲁花赤职位与县尹相同,但实权大于县长,是一个地区的实际统治者,但“达鲁花赤”绝对没有汉人和南人的份儿。在这样的政治体制下,连县长都没有多大的权力,更别说刘伯温这个连七品芝麻官都算不上的文秘副县长了。

  对于大多数像刘伯温这样通过科举考试从基层干起的小公务员来说,管家婆一尾中特。跟领导拉近关系,跟同事打成一片,踏踏实实办事,老老实实熬资历才是正道。这些道理刘伯温当然懂,可是上了几天班,他就发现,他和他的同僚们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去。因为整个瑞州路的吏治已经黑透了。

  黑到什么程度?刘伯温在一篇文章里这样描述:城里的无业游民、地痞流氓都披上了一身军警的外皮,跟贪官污吏们勾结起来,敲诈勒索老百姓。如果有谁表示不服气,绝对让你家破人亡;你要跟他打官司?恭喜你,绝对有人会坐牢——不过坐牢的人是你自己。偶尔碰上个有良心的官吏想管管事,必然被群起而攻之,最后灰溜溜地被赶走。总之,黑得像黑狗骑着黑马奔跑在黑夜中。

  如果有时光机,几十年后的刘伯温肯定会对初到高安县的自己说四个字:和光同尘。挫其锐,解其纷,和其光,同其尘,是谓玄同。和光同尘是为人处世的一种智慧,在老鼠窝里谁也别装蝙蝠,在老鹰家里谁也别充猫头鹰。只有先跟敌人打成一片,才能从内部攻破敌人的壁垒。在这样的吏治环境下,当官的无非两类:良心喂了狗的都去贪污腐化了;还有一丝良心未泯的,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,把茶水喝干报纸看穿,干脆当个庸官明哲保身。

  但是,世上没有时光机,1336年的刘伯温又怎么可能懂得这个道理?他毕竟还是一个年少气盛,眼里揉不进沙子的大学应届毕业生。刘伯温当官的目的,往大里说是为了造福社稷苍生,往小里说是为了实现自我价值,二十出头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刘伯温,一心想的都是“何当扬湛洌,尽洗贪浊肠”。所以,他非但没有同流合污,而且根本就不给他眼中这些人渣同僚好脸色看。

  于是,刘伯温作为一个异类在高安官场成了典型。他勤奋工作,秉公执法,不取群众一针一线。他成了老百姓的青天大老爷,也成了高安县全体官员和地痞流氓的眼中钉。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,可在当时,老百姓的口碑不如官场的口碑。当时,高安县的官吏们对刘伯温极度不爽。管你是什么副县长,不就是一新来的嘛,嚣张什么啊!而更让他们不爽的事情还在后头……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